Home Events 回顾 | 写作坊 第一期

回顾 | 写作坊 第一期

在 2021 年的春天,我们聚集了一批青年,他们天南地北,活在不同的时差和温度里,却因为相似的热爱,在七点书影搭建的写作坊平台里坚持写作,交流分享。

这是七点书影第一次举办写作坊,为期半年,每两周成员们便在线上聚会,点评成员的写作作品,交流写作的思路和想法。写作坊期间,他们分享了小说、散文、诗歌、戏剧、文学评论等不同的文体,有人借写作坊的激励,连载分享了长篇小说。

可以说写作坊督促并激励了大家朝今年的写作目标靠近,这也符合我们创办写作坊的初心。

下半年的写作坊也会在近期上线,感兴趣的朋友请持续关注【七点书影】。

成员的反馈

“文学写作是一门艺术,是艺术就有其技法,在多读多写的基础上,分享交流是提升技法的不二法门。七点书影近期开展的“写作坊”活动,即是为热爱文学写作的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弥足珍贵的写作者社群。无论从何种层面上(如Iowa discussion形式,对写作者的激励,等等),‘写作坊’的尝试都是极有意义的,也欢迎大家能在下一期加入我们!” 

“自己是个执行力很差的人,心里构思的小说很久也没什么进展,参加写作坊给了自己完稿的压力和前进的动力。看大家的评论真的是件很高兴的事,有一种收获的喜悦。很谢谢大家用心的的表扬,更要谢谢大家用委婉的措辞包裹着的诚恳批评。” 

“加入写作坊是心血来潮时做的决定,高中毕业之后很少写作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活动,出于好奇我报了名,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在写作坊期间我收获了同伴真挚的点评、欣赏了同伴的作品,开拓了眼界,更重要的是想清楚了自己为什么要写作。最开始我写出来的东西都是对自己生活的临摹,只是单纯想记录和自我表达。写作坊期间我看到了写作的更多可能性,也逐渐明晰自己想要写什么样的东西,总之感谢写作坊,以后会坚持写作的。”

“一开始加入写作坊时,主要是想把当时新写好的一部‘剧本’拿出来给写作同好们批评批评,另一方面(尽量)维持日常写作的习惯。两者都很充实地实现了。写作坊为我平时自娱自乐式的写作爱好提供了求之不得的交流环境,同时也是一个督促自己继续精进的契机——虽然活动本身是第一期,但意外地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成员的作品选段

#1

Jaren Liang feasted his eyes upon the panorama, which stretched from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ridgeline covered with a haze of chartreuse colored crops to the point where the vertical canal met the lake, lapsing back into its tranquility after a thunderous and foamy splash. The different sets of sceneries in this picture were so seamlessly sewn together by nature’s invisible hands, and the boundaries between them were like the perfect impressionist’s blur. Far into the horizon the wide terrains gently curved upwards to meet the tips of the mountains half shrouded by the translucent vanilla clouds, like the end of a richly colored tapestry. Jaren opened his arms and willed every pore of his body to absorb the delicious air, willed himself to be molded into the backdrop, into the mysterious beings which orchestrated this all. Orchestrated it must be, for it was too beautiful to not have been so…

#2

今天唱的是绿洲。

So Sally can wait,

She knows it’s too late, as we’re walking on by…

狗日的东西。

原作在这歌里热闹的大编曲、懒散的嗓音,是为了制造一个阳光灿烂的假象,为了不让这歌和唱歌的人在失意和自我世界中溺死。

现在好了。你自己抱了把吉他,一个人翘个二郎腿,自顾自改了旋律和节奏,还毫无理由地唱地这么全神贯注——

简直就是在把这首歌还原成它本来的样子。

这是不对的。

#3

我接下来将要说的事,应该都是发生于夏天。

我的儿时回忆多半是以灼热而干燥的南方空气为背景,就好像我在学生时代里选择性地只在夏天汲取生命的养分。人间正度过其他季节时我又在哪里呢?比如春天,万物苏醒。还有冬天,万物沉睡。所谓四季流转,即是不断地入睡而又醒来的过程。作为人类的一份子,我也不过是平庸而自然地忘记了冬天发生的事。

关于失忆与冬眠的事我也曾做过细致的研究,现有的证据无一例外地指向了一件事——人类仍在不止地伪造冬天。诚然,这世上常有人能说出像这样像那样与冬天有关的回忆,但这不足以证明他们都真正面见过冬天。人在冬天必然是睡着的,只是有些人睡得更熟些,有些人正半梦半醒。这就是偏差与紊乱的开端:醒着做梦的人借由梦的实质,窥见了冬日的一角,从而孵演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冬。

我与宋游从七岁就玩在一起。但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他竟也是个冬日编纂者。

#4

于是我又种下一颗西瓜,它又嗖嗖嗖地长了出来,身体上裹着细软的绒毛,水珠泛着光,这一只摘掉了它的瓜子壳,露出有隐秘条纹的叶子。我天天捧着它,将对夏天的期待寄予它,默念 “瓜啊瓜,我的夏天就靠你了”。又一次无缘无故地它对着太阳倒了下去。真切的,一个新鲜生命的枯萎是如此让人哀伤的事情。

无论如何,第三颗西瓜的命运好了很多。在悄无声息里茁壮成长。它的叶子给风吹野了,坚硬了起来。

#5

女孩:他真的很喜欢那件外套。

女人:我知道。

女孩:他收到的时候特别开心。

女人:我知道。

女孩:有些爸爸就是这样的。他们有时候特别幼稚。

女人:我知道。我都知道。(停顿)我其实挺喜欢他幼稚的时候的。

女孩:我也是。

女人:那是我觉得最亲近他的时候。

女孩:我懂。就好像那个十五岁的女孩和十一岁的男孩在对话。

女人:(笑了)没错。(停顿)我很想和他好好说话。但他不听我讲话。

女孩:我以为他会听……他懂这种心情的呀。

女人:是啊。他怎么就变了呢?

沉默。

女孩:你很久没和他好好说话了。你也知道这解决不了问题。

女人:我知道。(停顿)我知道。

灯暗。


订阅 Google Calendar

欢迎您扫描二维码订阅我们的 Google Calendar,获取最新活动信息。

活动报名

请关注七点书影公众号,在公众号首页点击本次活动群二维码,扫码加入活动群,获取最新活动消息。

在线收听/参与

请扫描二维码并关注我们的喜马拉雅主页,在线收看我们的活动直播或往期活动。

Featured image source: jeffrey James pacres on flickr

Date

7月 10 2021
Expired!
Category

Organizer

七点书影 (7PM Literary and Film Salon)
Email
hi@7pmsalonlorg